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夫妻侦探社[淫妻]-天摸亚洲色

夫妻侦探社[淫妻]-天摸亚洲色
天摸亚洲色自己的技术和资源优势,开起了这家目前而言对我们来说来钱最快的行当。4年来我们没日没夜的辛苦着,总算将高利贷全部还清了。我知道,说那麽多,各位客官对这些都不感兴趣,所以我还是来介绍介绍我的助手吧,我的老婆大人绮妮,这个感兴趣了吧。绮妮比我小3岁,身高1米62,按我的审美观,绮妮不是那种看一眼就会被吸引住的美女,在美女如云的大都市,估计论姿色只能勉强算中等吧,但只要把她放单飞,她的身边永远会围着一群苍蝇,其实当年她还是单身时,并不怎麽出众,她的魅力来自于婚后,尤其是在生了小孩以后,那增一分嫌胖,减一分嫌瘦的恰到好处的丰腴,配合上她淡雅、恬静的气质,举手投足间尽显一个少妇独有的轻熟吸引力。当然,最让人难以抗拒的是她的眼神,若有若无的一丝迷离,足以轻易挑起任何男人的征服欲望。婚后某次在外吃饭,我开玩笑说,下至17,上至70,她大小通吃,简直就是所有色男的杀手。她咯咯的笑着锤我一下,胸前泛起的滚滚乳浪,让我能够听见邻桌对面那位跟女友吃饭的四眼喉咙里艰难而清晰的“咕噜”声。我偷偷跟老婆耳语了几句,老婆掩嘴偷笑着,过了一会儿,四眼刚拿起饮料,老婆忽然将衣领往下一拉。“噗——!”四眼一口橙汁喷在了对面女友的脸上。我跟老婆拿起包哈哈大笑着跑出了餐厅。这天下午5点,工作室里,我正无聊的玩着一个名叫“攻城掠地”的网游。其实所谓的工作室,就是我们租住的一间2卧公寓的客厅。“老公,我们这个月又要是负数了。”忽然听见老婆的声音。“不会吧?”我的注意力依然在电脑上。“我们每个月房租、油费、采购、宝宝和家里各种开销得18万。今年市场不景气,最近3个月我们接的单都不多,5月份4个单,只勉强余了3万;6月份本来赚了27万,你采购设备35万,负8万。这个月到目前为止只收入7万,如果再没有大单过来,这个月咱俩得喝西北风了。”绮妮推了推眼睛上最大色综合辐射的黑框眼镜。我有些意识到目前存在的困难,放下了手中的滑鼠,皱皱眉:“这麽严重?”老婆重重的点点头:“而且下个月有一笔200万的款必须得付。”“我们目前帐面有多少?”“80万。”“这麽少?”我有些吃惊,这几年做得顺风顺水让我对钱几乎没怎麽在意,没想到只几个月稍微生意差点,情况就这麽严重。“有没有可能融资?”情况比我想像中的严重。“那也得先在下个月把那200万还上。”“120万。”我痛苦的揉着眉头,“要不咱们把车先暂时抵押了?”“我问过了,抵押公司只同意抵押60万。”“什麽?!我那可是卡宴!他们怎麽不去抢!”我惊叫一声。老婆看我一眼,没有接话。我当然知道,对抵押公司来说这时候是最容易赚钱的时候,换家公司也是这样的结果。“咱们手头上还有单吗?”“倒是还有7、8个,但要麽单太小,要麽给的价钱不合适。”“线上的单呢?”“有几个,不过……”老婆欲言又止。“你拿过来我看看。”所谓“线上的单”,是指某些委托人不方便出面,而通过网上下的单,这些单大多出价很高,但往往意味着风险和非法。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加入所谓的侦探联盟网,只单线接活的原因,这些活往往来自于口口相传,当然也有些偶然找到我们的。线上的单也不多,只不过与以往相比,出价都不高,有2条倒是出价挺高,但看看内容,我只能摆摆头,出价高还得看有没那命花。“你看这家怎麽样?”思索了很久我抬起头对老婆说。绮妮走到我身边,很自然的坐在了我的腿上;“你是说这个单?”她俯身过去试图将电脑上的内容再看清楚些。而我的眼睛自然而然落了下去。绮妮的身材更与西方人类似,胸大、腰小、屁股大。今天她下身穿了一件浅蓝色短裙,上身是白色的百褶衬衣,坐在我腿上,上身前倾时,衬衣拉起露出一截白皙,现出左右对衬的两条优美的腰线,再往下,因臀部自然后撑紧绷出的那到完美的蜜桃弧让我顿时有了反应。我佯装天摸亚洲色进了去看,却是搂在了她下摆微微翘起的衬衣下恰如温玉的小腹。右手则从她衬衣下面往上向她胸口前进,却被胸口的衬衣挡在她胸罩下方,试图稍稍用点力,却明显感觉紧绷的衬衣不堪重负,有撕裂的趋势。我只好放弃,伸出手来,将绮妮胸前的扣子解开,解开第三颗时,衬衣上领仿佛被约束了太久的瞬间崩开,整个衣服显得忽然宽松了很多。我顺势将手伸进了她衬衣里,结婚快8年了,又生过小孩,可那对白花花的大馒头依然没有任何要下垂的倾向,颠在手里沉甸甸的,一抖颤颤巍巍晃动着。“不要。”当我的手指钻进她胸罩的边沿,将那颗粉嫩的小葡萄夹在手指间时,绮妮拿下我的手,迅速的从我身上跑开,一路跑进了厕所。“老婆。”我赶紧跑到厕所门外。“给我一点时间。”绮妮的话显得异常无力,仿佛抽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一句话。而后传来轻轻的抽泣。我疲惫的靠在了厕所门上,一个女人凄厉无助的哭喊在我脑海中响起。我无力的顺着厕所门坐倒在地上。那是3年前我们刚刚出道不久的一次失败,尽管警察最终迅速的赶到,绮妮依然被3个男人射进了体内,从那以后,绮妮开始对性产生了心理障碍,3年过去了,我们恩爱的次数还没超过一个巴掌。我们试了很多方法,也曾经看过心理医生,但绮妮始终无法走出那场暴力轮奸的阴影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,没有开灯。期间绮妮过来了一次,想对我说什麽,却最终什麽也没有说,走进了卧室。随着卧室门“哢擦”一声的关闭,工作室里顿时静了。不知什麽时候,我戴上了耳机,耳朵里传来Pink的《fucking perfect》。Pretty,pretty please Don't you ever,ever feel Like you're lessthan Fuckingperfect Pretty,pretty please If you ever,ever fee天摸亚洲色 Like you're nothing You're fucking perfect to me……歌声响起,我的泪水却悄悄滑落。夜不知何时已深了,耳朵里《fucking perfect》一遍又一遍的在重复,脑海里女人嘶喊的场景却在黑暗中愈发清晰,女人模糊的面孔一点一点与绮妮融合,是的,其实那就是绮妮,那个在陌生男人身下哭喊着“救我”的绮妮,而那一刻,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我只能绝望的看着这一幕。几年前的场景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清晰,随着音乐在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现,我忽然发现今天的晚上,脑海中再重现这个场景时,心中少了几分痛楚,却多了几分莫可名状的异样。我睁开了双眼,在档保险箱重重密码中点开了一级又一级档,找到了一个隐藏在最角落里的资料夹,输入了一长串10几位元的密码,资料夹打开了,里面孤零零的存放着一个视频档,我把滑鼠放了上去,点蓝,却又犹豫着不敢打开,我长呼了一口气,挪开了滑鼠,这样呆呆的看着这个视频档,许久。又点上去,再挪开,仿佛那是释放出我所有邪恶的潘朵拉之盒。犹豫了近10分钟后,我最终打开了视频档。“啊,老公,救我,救我,不要……”视频里哭喊着的是绮妮,那是那伙歹徒用手机拍下的,在我们被救后,我通过技术手段拷贝了下来。画面里,绮妮白花花的肉体徒劳挣扎着,裤子掉在脚踝的男人狂笑着,屁股在绮妮双腿间耸动,一旁是淫笑的猴急着拉开裤子拉链的一群男人,有2个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放出了肿胀的阳具,握在手中自慰着。绮妮的哭喊和男人的狂笑耸动中,我内心的酸楚在一点一点消失,代之以一种异样的禁忌的刺激的快感,我的呼吸开始沉重,几年来近似禁欲的压抑让我有一种释放的冲动,而这种冲动竟然让我不自觉的拉开了自己的裤链,握住了自己的阳具。我的泪水再次落下,手中却没有停下。我真的病了,病到竟然会对着绮妮被淩辱的画面手淫